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酒醉的林姨
酒醉的林姨

酒醉的林姨

林姨其实并不沉,顶多55kg,但人清醒的时候被人抱着,会不由自主借力,所以身子是硬的,可喝醉后人不会借力,身子就像泥一样,是瘫软的,特别难抱。

  妈的,非得让男子帮忙了,我抱上半身,男子抱下半身,这才把林姨安置在了床上。

  我送走了两人,回来后自己却又犹豫了。是回去睡觉,还是……?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,刚才男子那么折腾林姨,她都没醒,而且如果我今晚不在,林姨可以说百分百会被他上了的。我的内心激烈地天人交战,下体也不自觉充血膨胀起来。

  我摸一摸、看一看就好,我对自己这样说。处男二十几年,这样一个美艳少妇醉倒在身旁,我要是不做点什么,是不是禽兽不如?

  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我颤抖着手再次推开了林姨卧室的小门。

  可千万别醒啊,我担心着,大叫了几声,林姨毫无反应。我又鼓起勇气,使劲晃了晃林姨的脑袋,林姨还是没有动静,只是均匀而粗重地呼吸着。我……放心了。

  林姨平躺在床上,我掀开刚给她刚上去的夏凉被,一双黑丝美腿瞬间出现在我眼前。真美啊,林姨的腿,那是一双匀称又不失肉感的腿,在丝袜的包裹下,腿部的肌肉和脂肪更加紧实,也更加具有诱惑力。

  我颤抖着手,抚摸着林姨的腿,丝袜包裹着腿是如此的丝滑。我从小腿摸到摸到她的美足,啊,真的是享受,比起在火车上的浪女不知舒服几百倍。我又从美足向上一直摸到她的大腿,充满肉感、柔软中带着紧致,真的是太刺激了。

  我撩起林姨的套裙,手爬上林姨的裆部,竟然是有些湿润,我伸进丝袜里一摸,小穴处的内裤已经湿了。一定是刚才男子玩弄林姨时,林姨身体里流出来的。

  一想到刚才在那男子的挑逗下,林姨的蜜穴渗出淫水,我夹杂着兴奋与怨恨,林姨你怎么可以被别人玩得有了反应。于是,我也学着男子,用手拨弄林姨的穴口处的内内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女人的下体啊。不一会儿林姨穴口的内裤彻底打湿,我把内裤拨向一侧,然后找到穴口用力一按,手指瞬间进入了一个柔软的洞穴内,温暖而湿润的感觉在指尖流淌,原来这就是小穴的手感。林姨也随着我手指的挑逗,发出一声声若有似无的呻吟声。我缩回手,看着指尖晶莹的液体兴奋莫名,我用力一闻,新鲜的淫水,是截然不同于林姨内内上分泌物的味道,简直是香甜的宝物。

  看着林姨伴随着呻吟起伏不定的胸脯,我决定再进一步,我解开林姨的白色衬衫,露出一件裹胸,林姨很注意细节,怪不得隔着衬衫看不见内衣。我掀起裹胸,露出一对被金色蕾丝文胸包裹着的大白兔。说实话,我大一时谈过个女朋友,平时也就拉拉小手、亲亲小嘴,最亲密时才让不穿胸罩隔着一层衣服摸一摸胸。

  后来女朋友找了个高富帅后,我就再也没摸过胸,我已经忘记了胸的手感了。林姨的胸很大(大是相对的,比前女友大,但比刚走的女的小),第一次处理这种大胸,我有点手足无措。胸罩的下边很紧,伸不进去手,从上边摸动作又特别别扭。不过别扭归别扭,我还是从上边伸手抓住了林姨的大胸。

  那手感,或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那柔软的感觉像是在抓蓬松的馒头,可胸部的皮肤光滑细腻、滑不留手,与馒头沾手的感觉又大不相同。尤其坚挺的乳头会随着抓弄在你掌心拨弄,让你享受柔软的同时又撩动一丝痒意。不行,太刺激了,我迫不及待想要解开林姨胸前的束缚,我无师自通地把手伸进了林姨的后背,去解背后的卡扣。

  我当时的动作是跪趴在林姨的身上,双手抱着林姨,我手臂的皮肤紧贴着林姨,享受这美少妇的肌肤理疗,让我得到无比的快慰。我摸索了半天才解开胸罩的扣子,然后迅速脱掉自己身上全部的衣服。林姨上半身已经被我脱的精光,套裙我当时实在不会脱,只好给撩到了腰上,然后我再次爬上了林姨的美体。

  此刻,我挺硬的肉棒贴在林姨的黑丝美穴上,而我的双手则一手抓着一个胸,放肆地揉捏着。这种畅快的感觉,简直无法形容,我一个小处男,今天居然趴在这样一个少妇的身上,做着羞羞的事情。

  我下体摩擦着林姨包裹着黑丝的美穴,说实话,生疼。林姨毕竟毫无意识,我一个劲硬蹭,除了刺激感,并没有太大的享受。但手里的感觉就不一样了,那柔软的肉球,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形状,我附身把肉葡萄含在嘴里,享受着林姨的味道,一用力,林姨就又发出一声呻吟,真是让人沉醉。

  我抬起林姨的臀部,脱下林姨的黑丝和内裤,毕竟下半身的享受才是真的享受。二十多年来,我的肉棒从未如此离一个女性的美穴如此之近。我看着林姨暗红色的大阴唇,还有那一张一合的粉色蜜穴,又陷入了犹豫。

  说好的只摸摸、看看,要是用肉棒碰了林姨的小穴,是不是就算间接做爱了。

  万一林姨醒了怎么办?我想了想,要不找个安全套吧,至少有一层膜隔着,结果翻箱倒柜,没找到。也是,林姨夫妇一年多都没有亲热,屋里怎么可能有这。

  说犹豫归犹豫,我下半身却并没有歇着,在林姨的小穴口就摩擦起来了。滑溜溜的淫水,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,第一次与女性亲密接触的我只觉得下半身有了从未有过的快感,这是用什么打飞机都不能比的。林姨的小穴受到我肉棒的摩擦,也变得敏感起来,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,林姨再次发出了浅浅的呻吟声,我就这样在小穴口来回摩擦着,时而回身向前顶一下,感觉林姨穴口的软肉包裹着我的龟头,爽滑的感觉更加强烈。我来回顶着,突然感觉龟头前边一滑,然后猛地一团软肉裹挟着它进入了一块更加紧密而温暖的地带。

  「我插进去了?」我心底一惊,其实我没准备好进入林姨的身体,而且尽管我给林姨做了指交,但我甚至没法一下子摸到林姨小穴的入口,这样阴差阳错就进入了林姨的小穴,我有一丝恐慌。

  我犹豫着拔出龟头,只见我的龟头晶莹包裹着明亮的液体,还好,刚才只是前端进去了一点。

  我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,到底要不要上?都做到这份上了,不上,真是禽兽不如。可上的话,林姨对我这么好,万一林姨醒了呢,我岂不是以后都毁了?

  「滴答滴答滴滴答……」正当我内心上演着激烈的辩论赛时,林姨的手机突然响起。我靠,这半夜三更的,谁啊,吓我一跳。赶忙快步跑到客厅,从包里找出林姨手机,来电显示「老公」,竟然是叔叔。我去,接还是不接啊,会不会是他回来了?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一定要接,林姨醉成这个样子,她自己接不成,家里就我俩,我再不接,更显得我心里有鬼。但是不能马上接,我故意等铃声多响了几次才姗姗接通电话。

  「你干啥呢,下午发短信让你给我回个电话,这会儿还不回,打电话给你半天都不接,你想干啥啊?」叔叔在电话那头吼道。

  我怯怯地说道:「叔,是我,小越。」我也不敢多说,生怕暴露什么,大脑却在飞速思考怎么解释。

  叔叔语气立马变得温和:「哟,小越啊,不好意思啊,你姨呢,她咋不接电话呢?」

  「我林姨今晚喝多了,她同事刚刚才把她送回来了。她这会儿估计还没醒,手机在客厅里放着,我看她没接,就接了。」

  叔叔说道:「哦,这样啊,我说呢,打电话她都不接。这样,小越,要不你明天跟你阿姨说一下,叔叔出差出门钱带的不够,让她明天赶快给我打三千块,不然叔叔都没钱回去了。」

  我应了一声,叔叔就说挂了吧。我随手把手机放在卧室门口的隔断上,回到屋里,看着裸体躺在床上的林姨,犹豫要不要继续下去。我顺势躺在林姨身边,想要搂住她,结果右手从她后脑穿过的时候,竟然从枕头下勾出了一件内裤。

  我认出是阿姨的内内,根据她晾晒的情况,应该是昨天穿的,她竟然没有洗,直接放在了枕头下。我再用手一摸,裆部有些潮湿,放在鼻子前一闻,尽管由于在枕头下压着,有些许潮气,但我还是闻出了林姨熟悉的味道。从裆部湿痕分布的范围看,根本不可能是阿姨自然分泌的,难道说,阿姨昨晚在自慰!?

  是了,以往阿姨每天都起床很早,可这两天每次都是快迟到,看来八成是因为头天晚上放纵了。哈哈,我仔细一想,难不成是因为我看到了她的丰胸,她也在意淫?

  想到这里,我原本已经有些瘫软的下体又瞬间挺立了。林姨,你这样空虚,与其你被别人上,不如被我拿下。

  可我还是有些不安,要是林姨醒了怎么办?这些终究是猜测,万一林姨没有这样的想法,我以后真的抬不起头做人的。在欲望和理智强烈地压迫下,一个更为邪恶的想法,在脑海里形成了。

  我从峰峰的屋里把电脑椅推了过来,然后使出浑身解数,把林姨搬到了椅子上,然后推到峰峰屋里,然后又把林姨抬放在床上。接着我又回到林姨的房间,把脱掉的衣服、内裤、丝袜全部抱到了峰峰屋里,然后扔在电脑椅上。

  没错,我要转移阵地,这样如果林姨醒了,我就咬死是林姨自己半夜起床走错了房间,然后引诱我。如果林姨还是不放过我,那我就把峰峰拍的照片给她看,相信既是她再恨我,也绝对不敢说出去。这个安排天衣无缝,说真的,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腹黑起来竟然这么可怕。

  当然,做戏要做全套,我再次折返回到林姨卧室,把刚才我一番乱搞弄的乱糟糟的床铺铺展回原样,然后往上一躺,做出个人的痕迹,然后起身回屋,准备实施我的大事。处男,今晚就要和你说再见了。

  可刚走到卧室门口,却听到有几声低语。循声找去,原来林姨的电话没有挂。

  刚才我和叔叔都以为对方挂了电话,结果电话一直在接通中,好险,刚才虽然有发出响声,但幸好没有说话。

 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女人的浅笑:「你好讨厌……」然后不一会儿就传来女人娇喘以及呻吟,叔叔正在和她的那个野花在寻欢。现在肯定不能挂电话,不然叔叔就知道我听见了。可万一等下林姨发出什么声音,会不会通过手机传过去。

  我内心忽地升腾起一股报复性的快感,林姨,叔叔背叛了你,平时又不体谅你,还对你那么凶,让我们一起来绿了他。当即,我想到一个更加猥琐的玩法。

  那时候手机大都不带麦克风静音功能,但我的耳机是带关闭麦克风功能的,于是我把耳机关闭麦克风的按钮一扳,然后插进林姨手机插孔,这样我能听到叔叔那边的声音,而叔叔即使拿起手机,也完全听不到我这边的动静了。哈哈,耳机,你比我先入洞。

  一切事情搞定,我拿着手机带着耳机进了屋,然后一把扑向了醉卧在床的林姨。我把头埋进林姨丰满的白雪峰中,狂乱地亲吻着,然后又一路向下亲吻到林姨的蜜穴,林姨在我舌头的挑逗下,娇喘连连,而电话那一端,叔叔的小三也在和叔叔的交合声中呻吟不断。

  听着电话那头「啪啪啪」肉体碰撞的声音,还有叔叔一个劲的嘶吼:「我干死你,我干死你!」再加上那女人「啊——啊——」的呻吟刺激,我决定直奔主题。我把林姨平放着,然后学那个男人一样,把林姨的腿翻向上身,然后我手握着此刻挺拔着青筋的胯下巨龙,在林姨的穴口摩擦摩擦,我盲目地顶着,想要找到刚才那个温暖而紧实的洞穴,弄了快一分钟还是没有找到,我真的是第一次啊,林姨!

  在我不知第一次尝试后,我的肉棒猛然向下一滑,接着再次感受到一团软肉包裹,这一定是林姨身体的入口。我紧绷着身体,不敢乱动,生怕一乱动就再也找不准地方。然后我的下半身缓缓向前一顶,更加紧实的包裹感席卷着我的下体,那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,那种挤压感和润滑感以及温暖感是极其舒服的。

  林姨也随之缓缓张开了小嘴,发出一声浅浅的呻吟。

  我努力平息着自己狂乱的心跳,然后又向前一顶,林姨又是一声呻吟。随着肉棒的深入,包裹感更加强烈,也更加的舒适动人。

  我用力一顶,这下全根没入,林姨的呻吟更加强烈,我甚至感受到肉穴的深处,像是有一个吸尘器,紧紧裹着我的肉棒,然后不停地吸附抽搐,那瞬间我差点精关失守。处男第一次容易秒射,果然是有原因地,我不禁想起了峰峰,甚至还没有进入就射了。要不是我前几天发射过几次我会不会也是秒射。也幸亏昨晚没有再放纵,要不然,也说不定过度劳累,今天白白辜负了这醉酒的美人。话说,林姨也挺幸运,现在已经收了两个处男身了,不知道叔叔和林姨第一次发生关系是,是不是处男。

  耳机那头叔叔依然在狂乱地进攻者,殊不知他嫌弃的老婆现在已经成了我胯下的女人,我平息了紧张的心情,是时候发起进攻了。我学着电影里看来的动作,扭动着我的胯部,缓缓抽出我的肉棒,只觉得林姨的小穴像是有无数双小手拉着肉棒,不让它离去,然后我又猛地插入,「啊!」林姨发出了一声明显的呻吟。

  我兴奋莫名,林姨被我干出了声!

  我再次拔出再次插入,不出所料,林姨又一次呻吟着。我疯狂地抖动着我的胯部,肉棒也在林姨的身体里快速的进进出出,林姨随着我的抽插发出一声声低沉而幸福的呻吟,好久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的林姨,就让我用性爱来回报你吧。

  在一阵快速的抽插后,我感到后腰一凉,不好,要射!不能射在林姨体内,万一怀孕怎么办?我赶忙从林姨体内退出,结果还没出来完就有一波精液射在了林姨的美穴内,其余的则全部射在了林姨的肚皮上。发射完毕后,我用卫生纸巾擦去林姨身上的痕迹,然后我趴在林姨身上,用自己的胸脯顶着她的美胸,而右手不停地揉搓着林姨丰满的胸脯,好想就这样睡去。

  这时我突然发现耳机里叔叔还在战斗,我却已经缴械了。我去,我这么不济吗?当然,后来我知道是因为第一次本来就快,加之我没有战斗技巧,一味快攻,当然很快就没战斗力了。不过我是年轻人,哪那么快就躺下啊,不一会我就又雄姿勃发了。

 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加上林姨的阴道有了润滑,这次我找入口就没有耽误太长时间。我直接全根插入,然后时而快速攻击,时而缓慢抽插。我听着林姨的娇喘和呻吟一声高过一声,我心里却有些慌了,不会她要醒了吧?可我慌张归慌张,毕竟我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,便不再犹豫,继续进攻。这次战斗要持久很多。在抽插了大概十几分钟后,我决定发起最后进攻,于是胯部的动作快了起来。而我发觉,林姨的下体猛地收缩了,接着那个吸尘器小马达像开了加速器一样疯狂地蠕动着,林姨也猛地伸开双手,猛地抱住了我,她的双腿也在同一时间紧紧地夹住了我的腰。

  难道林姨真的醒了?我心里忐忑着,准备迎接林姨的斥责。但我下身的动作却没有停止,我继续进攻,林姨的蜜穴也疯狂地蠕动和吸吮我的肉棒。终于林姨的在一阵疯狂的抽搐后,迸发了最为猛烈的一波吮吸,而我再强烈的吮吸下再也撑不住了,我想要推开林姨,她却死死夹住我的腰。好吧,死就死了,于是我也抱住了林姨,然后最后几次抽插后,我的下体一阵抽搐,而林姨的蜜穴也一次强烈的吸吮后舒缓下来,我在林姨的身体里射出了万子千孙。我趴在林姨的身上,让肉棒留在林姨的身体内,享受着射精后的快感。

  这次拼杀后,我休息了五分钟才坐起身。林姨依然熟睡,我看着她紧闭双眼的美貌脸庞,忍不住抱着她对着她的樱唇深深一吻。不过,都是酒味,确实味道不怎么好闻。

  我回想着刚才大战的情景,林姨真的醒了吗?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,是在给我机会么?

  正想着,林姨粗重的呼吸声又响起。看来,刚才她并没有醒,又或许只是意识片刻的清醒,但她一直没有睁眼,至少她并不知道是我对她做了什么。

  我这才发觉,叔叔那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了电话。

  我看着凌乱的床铺,裸睡在床铺的林姨,和她蜜穴里汩汩流出的我的精液,我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。我在想,我要继续跟林姨做吗?答案是肯定的,我甚至想以后天天都跟她做。难道我是爱上她了么?我躺在她的身边,想象着要是就这样搂着她昏昏睡去,等到明天林姨起床后会怎样?会打我,会骂我,还是会成为我的情妇或是炮友。又或者,我告诉她所有的秘密,然后我们一起私奔,她会愿意吗?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,更多的可能是,她的丈夫和儿子会打我,我的母亲也会骂我。我有一个威胁她不说去的秘密武器,但我却没有征服她的心的法宝。

  哎,我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
  之后,在床上我又与林姨大战了一回合,我甚至期待着林姨能在我猛烈的冲刺中惊醒,然后说不定我们就有更多的可能。最终,林姨并没有醒,依然只是在我冲刺时会不由自主抱紧我而已,而我再次把精华送入了林姨体内,这是最后一次的疯狂,可能以后就永远再没有机会。

  我用纸巾想法尽可能多的擦掉了林姨身体里的精液,用毛巾擦干了她身上所有我留下的痕迹,然后我把从她身上脱下来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,整个过程中,林姨始终是瘫软的。送她回卧室的时候,我没有再用电脑椅,而是抱着她,多希望她能有一丝不经意迎合我的搂抱,来证明她已经醒了。然而,并没有。她只是在我们水乳交融达到高潮的时候,才会有一丝的意识,她是真的醉了。

  我恋恋不舍地关上了林姨的卧室门,忙完这一切,已是夜里一点多。然后我在无边的梦里昏昏沉沉地睡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