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黑老大的女人
黑老大的女人

黑老大的女人

那是寒冻腊月的一个晚上,雯雯洗完了澡就躺在床上去看书。陈伟和几个客人在客厅里谈话。那几个客人身穿黑色西服。有几个还带着墨镜。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东西。他们说话的时候,有的时候满嘴脏话,有的时候又很小声的不知聊着什么。就知道他们叫陈伟大哥。一开口就是大哥怎么怎么地,听起来很别扭。

  雯雯看书看的有些疲倦,就躺下睡觉了。可怎么也睡不着。总觉得心里怪怪的。

  为什么他们叫陈伟大哥呢。越想越不明白。也许是称呼吧。或是比陈伟小。但是也不能都小啊!有几个看起来就比陈伟大。正想着就听见楼下又上来了一个人,那人说大哥你为什么把钱总的那个小二奶的脚筋挑断。你不知道钱总欠着咱们两千万吗?陈伟对那个人说:“告诉你,你给我听好了,老子就是叫那个姓钱的知道。我有办法办他,叫他老老实实的把钱还上,以免下一个受害的就是他。他二奶叫我和兄弟们给虐待的够戗。我真想玩弄死她。可是就怕她死了,哪个老东西不还钱。叫她把她受到的侮辱和虐待都和那老东西说说。叫他知道咱们的厉害。

  说真的那天虐足我都没有虐待够。要不是我手软,现在哪个臭婊子早就只省下腿了。”听了这一番话,雯雯真吓的有点哆嗦。心扑扑的跳个不停。这是自己老公说的话吗?真不敢相信,自己嫁的竟是一位黑道上的老大,自己这才知道上了贼船了。但是雯雯想,她不能把自己的心情表现出来。要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毕竟她老公对她还是很宠爱的。这一个晚上雯雯怎么也睡不着了。她想来想去,想自己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呢。真是老天捉弄人,她也后悔要是自己能早一点看出来,或是能多了解一下陈伟就好了。哎——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啊,现在自己为人妻,刚结婚,要说离婚一定会叫陈伟很难过的。还是忍着吧,怎么说他也是我的老公,总不能对我下手吧。雯雯想着想着天就亮了,陈伟还是去送雯雯上班,晚上又去接雯雯下班。

  这天晚上陈伟是到外边去吃的,他叫雯雯自己在家吃。说他晚上有客人。雯雯知道又是陪那些黑道上的朋友去了。晚上陈伟回来了,一近来就躺在沙发上不想动了。他叫雯雯过来坐到他的身边,他说有话要对雯雯说。雯雯坐到了他的身边,一股浓浓的酒气从陈伟身上传出来。陈伟点然了一只香烟,然后细细的品味了起来。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雯雯依偎在陈伟的怀中。沉默一段时间,陈伟首先开口了。“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我是做什么的了,我是宏达公司的总经理,同时我又是黑道上的老大,在这个城市里,我能算得上数一数二了。我的公司是做走私的买卖的,同时主要经济来源是靠放高利贷存活的。也许你不相信,放高利贷这一行可真是赚大钱。我都赚到了四。五千万了这些话我和你说也不怕你说出去,虽然你是警察,可是你们那有好多领导都叫我收买了,你要是说出去,那倒霉的一定是你。还有也许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和你做爱吧。”雯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“这个很简单,我其实没有兴趣做爱,我只喜欢虐待女人。尤其是美丽漂亮年轻的女孩。我看在这方面没有人能比的上你,可是你是我的老婆。我怎么也下不了手。所以就只能看你特别兴奋的时候,找个漂亮点的小姐虐待一会。其实我最想要的就是虐待你。可是就是下不了手。最怕的就是你不同意,反而不好。我还有个最严重的弊病就是喜欢女孩子纤细的玉足,他们都说这种病叫恋足。我也没有办法,就是喜欢。每次看你光着脚穿拖鞋的样子,我就兴奋。就觉得你的脚很美。这些话我都可以告诉你。就是因为我不想再对你有什么隐瞒了。我也没有必要隐瞒。因为我喜欢你,喜欢你的身体,喜欢你的纤纤玉足。”雯雯听到这,心里的恐惧感已经到了一种快要爆发的地步了。她身体不断的颤抖。越颤抖心里就越怕,越怕心里就越颤抖。雯雯带着一丝恐惧的目光看着陈伟说:“那……那你要把我怎么样?”“不怎么样,你是我的老婆,我能把你怎么样呢。我只是和你商量,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切,也帮我治疗一下我的这种病。”陈伟的表情略带着一丝阴笑。“怎么治疗,你说吧,叫我到那去请大夫帮你呢?”雯雯真的很温柔贤惠,这种话她都还没有听出来了呢。真是傻丫头。陈伟苦笑着说:“不用请大夫,你就能治的,只要你叫我好好虐待你几回,我想我就会好的。”“虐待我,不行,你会把我的脚筋挑断的,还是算了吧。”陈伟心想她怎么知道我把钱总他二奶的脚筋挑了的,看来她知道的还不少呢。这回一定要劝好她,叫她乖乖地听我的话,要不然走漏了风声可不好。

  哪怕用暴力也要叫她屈服于我。陈伟还是用很温柔的语气和雯雯商量“我怎么会把你的脚筋挑了呢,你可是我的老婆呀,我可下不了手。好老婆了,就一次,我保证不会弄疼你的。好不好呢?”雯雯还是心软了下来说:“好,就一次。我有条件。不许用伤害我的工具虐待我,否则我会叫你好看的。”“好。好。不用就不用,那我们还等什么,快开始吧!”虽然说是雯雯答应了,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虐待到底是怎样的,也不知道怎么才算虐待,虐待到什么程度。更不知道什么是SM了。她的心里真是没底。真是有点怕。陈伟叫雯雯和他上三楼,说句实话雯雯已经嫁给陈伟快半年了,还没有上三楼去过呢。那三楼有好多屋子都是锁着的,自己上去还真有点怕。那三楼的光线也不好,都找不到窗户。好象就是个密室。

  陈伟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,雯雯在后边也跟了上来,陈伟打开门叫雯雯和他近来。可雯雯刚要进,陈伟就说了:“女士进这个房间是要脱掉鞋袜的,这是这个房间的规矩。”没有办法既然答应了陈伟就要照他的意思办。雯雯只好弯下腰脱下自己的拖鞋还有白色的棉袜。顷刻间雯雯的一双柔嫩洁白的小脚就展露在陈伟的眼前。那白嫩的小脚如若无骨,十根如嫩葱一般细长的脚趾上涂着透明的指甲油,更是显出脚指甲的光亮。十根脚趾紧紧贴在一起,好象是害羞的样子。那高高的足弓托起了脚的弧线,两个脚腕很细,更衬托出额骨的凸出。那脚底的肉更是嫩如莲藕。一看就知道是不怎么穿硬底鞋的杰作。是啊,雯雯喜欢穿休闲鞋。

  就这样雯雯只好光着脚走进了这件屋子里。在这寒冷的冬天里。雯雯每走一步都觉得脚底下冰凉刺骨。好在房间里还有地毯。要是踩在户外真的不知道怎么走才好。等雯雯的注意力集中到房间的时候那才叫雯雯心惊胆寒呢。这件屋子没有窗户,就靠着墙壁左右的几盏灯照明。光线的微弱使雯雯看不清房间还有什么东西。

  只是隐约的看见墙上好象挂着皮鞭,手脚拷,绳子,锁链,蜡烛,木板,夹子,藤条,细木棍,还有一些雯雯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。屋子不算太大,可是显的很空虚。只有中间有一个脚手架,房顶上连灯都没有,就有一些滑轮和铁钩。看起来想是车间厂房的样子,很可怕陈伟进去了以后也没有闲着,东翻西找的在那忙活。一边找着还一边说:“这房间我从没有近来过。就是留给我妻子用的,也就是你。就算是咱们的诊所吧。你在那等会,我收拾收拾我们就开始,说完他就把室内的空调打开了。屋里这才感觉有些温暖了。雯雯感觉自己快要冻僵的双脚也有了知觉。等陈伟收拾完了以后就走过来吻起了雯雯的脸,雯雯也从来没有被陈伟这样的吻过,所以也很兴奋,很主动的与陈伟接吻。等他们都感觉身体有了温度的时候。陈伟说:”好了,老婆,对你所用的工具都装备好了。我们开始吧!

  “雯雯好象还不愿意从那热吻中解脱,就被陈伟拉到了一块木板的上边。这块木板很厚,有20厘米那么厚吧。木板上就只能容下双脚的面积,雯雯光着脚站在上边。感觉有些怪怪的。好象是要处决犯人似的。雯雯马上又下来了,对陈伟说:” 老公别叫我站上去了,我很不自在的。陈伟就是叫她有这种感觉。你站上去很美,快上去把双脚并在一起,这样就很漂亮了。雯雯没有反对只能带着一点被侮辱的感觉又站了上去。把双脚并得紧紧的。陈伟叫雯雯把上衣脱掉。雯雯开始很不好意思,因为陈伟还没有看见过自己这个样子呢。又感觉自己想是奴隶一样任由主人摆步。可是没有办法。又不是在外人面前,面对的是自己的老公怕什么。心里想着就开始脱了起来。那外套脱掉之后就是内衣,当内衣脱掉的时候就只省下胸罩了。她忧郁了一下,最后还是脱下了胸罩。这时候雯雯的两个发育成熟的乳房就暴露了出来。那两个乳房虽说是没那么大,可是看起来却是有些分量。两个乳头像小樱桃一样镶嵌在乳晕上,看了就想让人含在嘴里尝尝。像桃花花瓣一样颜色的乳晕在雪白的乳房上显得分外迷人。雯雯的乳房是略微向上翘的。更衬托出她的身体的整体美感。我只是描写,更不用说在一边看的陈伟了,搀得直流口水。

  “老婆,继续啊。还有下边呢。”雯雯真的有些害羞的说:“还脱?”陈伟有点气愤的说:“又不是外人我可是你老公,叫我看见怕什么。”说得也是,雯雯只好接着脱了。她把裤带接掉,一松手裤子就贴着双腿滑落了下来。只省下内裤了。

  雯雯的那纤长的双腿真是好看,就是未免有点太瘦了,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一点斑点,那腰就不用说了。一尺八左右的腰你是可以想到她是多么的苗条的。雯雯最后脱下了内裤。女人最宝贵的地方展现在眼前了。在一层淡淡的阴毛下,藏着女人的秘处,雯雯的两片阴唇颜色甚是好看,嫩嫩的像两片花瓣。害羞的叠在一起。

  真是人间之极品啊!(哎—— 我还没有触摸过呢。)到现在,雯雯的身上是一丝不挂了。那漂亮的脸蛋,一头乌黑的绣发披在肩上,苗条的身材,高高跷蹊的乳房,淡淡的阴毛,修长的双腿,还有如莲似玉般的小脚丫。看的陈伟真的有点不忍心做以下的事了。雯雯抬起头用很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丈夫。她没有什么害羞了,因为面对的是她的丈夫。她用不着害羞。她只是等待着她的丈夫即将对自己的身体施虐。可怜的雯雯不知道一会儿自己会有多惨。

  雯雯站在木板上,被陈伟尽情地欣赏着自己赤裸的身体。等陈伟欣赏够了就对雯雯说:“虐待你的第一步首先要把你绑起来。”雯雯都有点受不了了。这么寒冷的天气,还要绑自己,真叫人难过。谁叫自己答应了,就只好顺从了。雯雯哆嗦着身体站在木板上想,反正都到这了。要是答应陈伟的事不做到底是不太好。接下来陈伟爱怎么虐待自己就怎么虐待吧,自己也不能说不了,反正他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。怎么说自己也是他老婆。雯雯说:“绑吧,别绑疼我就行了。”陈伟拿来了一条很长的绳子,又叫雯雯把双手放到背后。现在的雯雯真的很听话了。

  说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。陈伟把雯雯的两个手腕交叉的绑起来,然后向上拉,直到拉到两个胳膊肘的地方。又把两个胳膊肘绑了起来,绑的很紧。雯雯叫了一下:“哎呀——疼。轻一点呀。我们对待犯人也没有你这样呀!”陈伟不管他,只是牢牢地把她的两个胳膊肘向中间拉,然后再把绳子向上拉,在脖子的后边系一个死扣,又把绳子在脖子的两边绕到前胸。在两个乳房的上边再系一个死扣。再把绳子向左右两边拉。绕到身后,拉系,把雯雯的胳膊肘紧紧的绑在身体上。雯雯现在的感觉真的很疼,可是她没有出声,只是忍着。她也知道自己出声也没有用。因为陈伟已经找到了快感是不会放了她的。把绳子绑在身后以后,陈伟将绳子围绕着背后与前胸绕了几圈,最后在身后系一个死扣,再向下拉,拉到小臂那系一个死扣,再围绕着这个支点在乳房的下边与身后绕上几圈。最后在身后绑死。

  这样乳房被上下两条绳子挤着,两个大奶子被挤压的很突出。两个胳膊肘和小臂又紧紧的绑在身体上,这样上身是没有一点自由的空间了。陈伟觉得还不够,就用省下余绳又在背后绕到肚脐眼那,打了个死结后向两片阴唇的方向拉过去。因为雯雯把双脚双腿并的很紧,所以陈伟根本就拉不过去,陈伟叫雯雯把腿伸开一点,待雯雯伸开后,陈伟把绳子在两片花蕊中间拉到了身后,与交叉的双手绑在一起打了一个结。这样雯雯的阴户也被绑好了,陈伟把绳子拉到了房顶的一个铁钩子上,然后向下拉,在房间墙壁的一个铁环上系紧。把雯雯固定在木板上,使她不能再下来了。然后陈伟把雯雯的双眼用黑布蒙了起来。叫雯雯看不见自己以后样子,也使雯雯更多了几丝恐惧的心理。随后陈伟又将雯雯的大腿绑了起来,横向绑好后再竖着缠绕几圈,绑雯雯大腿的绳子最后被绑成8 字型。接下来他又将雯雯的小腿和脚腕都绑成这种8 字型。这时候雯雯的全身都已经被紧紧的绑好了。陈伟走到一旁抽了一根香烟,然后欣赏自己的杰作了。那突出的乳房,略微向上翘一点的小屁股,一对雪白的小脚丫。真叫陈伟赞叹不一,觉得自己怎么会找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女孩做了自己的老婆了呢,真是天意啊!感谢真主阿拉。这么好的条件要不好好地虐待,真对不起这生下来就是要被折磨的身体。陈伟拿起皮鞭朝着雯雯雪白的屁股就是一顿猛抽。开始雯雯还能忍住,可后来随着陈伟力量加大,雯雯开始惨叫了,“呀——呀——呀——啊——轻一点吧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” 陈伟才不管那些呢,她越叫,陈伟就越用力抽。不一会雯雯雪白的屁股上就留下了一道道伤痕,雪白的屁股被陈伟抽的红肿。陈伟抽累了,就坐在一边的地毯上。

  喘了几口气,一会等他休息好了以后,又开始第二轮的虐待。他来到雯雯身下,把雯雯脚下的木板抽走。雯雯又是一声惨叫。因为她的身体只能靠她的双手来支撑了,她也用自己的脚去接触地面,可是脚尖只能由两个大脚趾能触到地面,根本就使不上力。这时她才能感觉到双手的痛苦。陈伟拿来了蜡烛,在雯雯的脚趾和脚背上滴了起来。红色的蜡液一滴一滴地滴在雯雯柔嫩的双脚上,一阵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但是她没有办法躲开,因为她的双手和上半身被牢牢的吊在半空中。

  也只有任由陈伟去虐待自己可怜的小脚了。陈伟滴的很细致,几乎没有一处避开了蜡液的攻击。直到把整个脚面都滴满了以后,陈伟才肯放过雯雯那双无助的双脚。

  “好,我放了你。但是你要答应我,以后只要我说要虐待你,你就必须顺从的答应,好吗?”

  “好,好,以后我都听你的。你什么时候想虐待我就什么时候虐待我,我都听你的,快放我下来。”

  陈伟达到了自己地目的,也没有过分的为难自己的老婆。之后就把雯雯放了下来,然后把雯雯抱到了浴室冲洗干净后,对雯雯说:“刚才老婆的话算数吗?” 雯雯说:“你以后别想再虐待我了,你要是敢再对我无礼,我就去告你。”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会这样。”陈伟满不在乎地说。然后打开电视,电视里出现的是一位妙龄少女被虐的画面,雯雯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了。她说:“你怎么能这样?

  为什么?”“惩罚你这样言而无信的人啊。你以后要是不听我的,我就把这盘录象带送到你们单位去,反正你也会把我告上法庭,到不如我们的名誉一起扫地算了。”雯雯很害怕,忙说:“不要那样,我答应你就是了。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呢。”

  晚上陈伟把雯雯抱上了床,还要为雯雯“化妆”他将雯雯的双手拷在床头上,然后将两只大脚趾用拇指拷拷在一起。在雯雯的阴道和肛门里各插上一个阳具,最后他在雯雯的两个乳头上分别挂了两只小铃铛。躺在床上的陈伟搂着行动受到限制的雯雯说:“晚上如果有事就晃动铃铛来叫醒我,以后你必须按我说的去做,不然我就把你关到车库下的地窖里去。”雯雯听说了那个地窖,据说里边很脏,还有好多老鼠。雯雯最怕老鼠了,所以那个地窖对于雯雯来说简直就是地狱。躺在床上的雯雯想着从前和今天发生的一切,眼泪又冲破了委屈而流了下来。

  从那之后,陈伟规定雯雯,在家里必须脱掉鞋袜光着脚走路。明天晚上还是为雯雯“上妆”陈伟每天送雯雯上下班,但是在车里雯雯也不许穿鞋袜,有的时候雯雯单位的人看见雯雯下车之后穿鞋袜,觉得很奇怪就问雯雯怎么回事。雯雯说:“那有什么可奇怪的,我老公爱干净,怕鞋弄脏车子呗。”下班的时候雯雯在上车之前首先要先把鞋袜脱掉在上车,久而久之也就见怪不怪了。雯雯从此成了陈伟的奴隶,每天都按陈伟的意思行事。生怕得罪陈伟,怕他把自己关到地窖里去。就这样生活了将近半年,陈伟也没有与她在这半年里发生性关系。

  【完】